K

DEMO

点开豆瓣电台

屋子 开始环绕女人高跟鞋的脚步声   原来是 Port Blue的 At Anchor

熟悉的慢摇 让我想起了前天阳朔的一夜。




在阳朔西街,

我远远看见一个背着粉红色书包的女孩,边上三两好友。她们有时停下脚步让其中一个看起来年纪稍大的女子给她们拍照,有时对着街边的小店指指点点然后发出诡异的笑声。

“真是一群疯婆子”


小小古街里,身边时常有许多看起来很随性的外国人走过。

她们停在了一家叫做DEMO的酒吧门口。我侧目望了望,小小的门店,跟边上其他的酒吧大小简直相差甚远。

里面的服务员小步跑了出来,只见她们在谈论着什么。


“里面怎么这么多男的啊。”那个年纪稍大的女子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。

而边上那个粉红色书包的女孩赶紧捂住了他的嘴,对着正诧异服务员说:“没事的,一个母亲正常的担心。”

其实我向来都不是爱偷听人讲话的生物嘛。


正当我偷笑的时候,她们已经快步走进了那个酒吧。

我站在门外朝里探了探身子。服务员热情的对着我说:”等会9点30会有一只外国乐队的演出。“我听了听,挺感兴趣,就也进来了。


我坐在吧台,点了一杯朗姆可乐。刚才那群疯婆子坐在最靠近舞台的地方,难掩兴奋。


时间很快就到了9点30,我的朗姆可乐也喝掉了三分之一。

只见一个长相还不错的外国人,身上背着把电吉他,点染了一根烟,开始试音。

另外一个长的有点像亚洲人的贝斯手和鼓手也走到了各自的位置。


三个人以三角形的模式在舞台上,身后是大大的一个卡碟,上面写着DEMO,也就是这酒吧的名字。

昏暗的灯光不由得让我有些困意。

而他们还不断的在调试,我有些等不住了。


舞台上的干冰渐渐升起。

电吉他猛吸了一口烟。演出开始。


典型的英伦摇滚,正中我下怀!每首曲子差不多都有7-10分钟,大部分都是炫技式的演奏,没有歌词,最多在高潮部分,贝斯手低沉的对着话筒唱着短句。

”Yes, I need you shut up.“       ”I'm running to my baby“

鼓太闹,歌词我差不多就只听懂了几句。


店内开始涌进越来越多的人,我回头看了看。

哟呵,几乎个个都是美型的外籍人士。其中一位外国女子最为打眼,几乎180的身高,穿着长长的沙滩裙,金色的头发随意的挽着,气质好到极致。


大部分时候,他们都随着音乐的节拍缓缓而动,我也不例外。

虽然我不懂音乐,但是也能从边上人的欢呼声中了解那技术是杠杠的。


那根烟吉他手几乎没有抽,只是夹在指尖不停激烈的演奏。


音符在我耳膜上碰撞,烟雾渐渐弥漫了整个酒吧。

涌入的人越来越多,各色各样都有。


一曲完毕,众人吹口哨鼓掌,贝斯手依旧少语,只是毫不延迟的接下一首。

朗姆,只是用甘蔗糖蜜为原料生产的一种酒而已,但我却觉得开始有点点醉意。


对了,那几个开始在街口碰见的疯婆子。

我回头看了看。

其中三个差不多都也跟我一样,有些倦意了。那两个年纪相仿的垂着眼晴看着杯中的饮料,稍微年纪大一些的则在不停的观察着那些进进出出的客人,有时候看到可人儿还会拿相机偷偷的拍照。

”难道是在一个个排查危险因素吗?“我痴痴的笑。


而那个背粉红色书包的,撑着下巴,直直的盯着舞台,身子有时候也会跟着节奏小幅度的摇摆。


哈,但实际上她们四个的存在真可谓是有些突兀。

像是在夹缝中的人,像是乡下人第一次进大车马路的城市,像是挤在密密麻麻地球人中的4个火星人。


我摇了摇头,继续喝着手边的朗姆酒。

看了看手表,10:10。

他们已经不间断了演奏了40分钟。


眼皮开始变重,我撑着头闭着眼。


小憩。


音乐却没有停止

一首比一首强烈,呼声也越来越高。


直到有个人不小心撞到了我,把我给弄醒了。

酒吧的人还是那么多,

我朝前一看,那几个火星人已经走了,换上了别人坐上了那个位置。


我揉了揉眼睛,清醒了一会儿。

付了钱,带着被有些震坏的耳朵,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,慢慢的朝酒店走去。


。。。


第二天

外面的车声把我吵醒

头痛欲裂,像是宿醉的感觉。

我选择继续躺在床上缓缓劲。

翻个身,发现耳朵已经不再那么疼了。


豆瓣红心又放到了之前的那首歌。

脚步声缓缓而近。

我细细的听,想从这些歌里,找到那晚的感觉。


但是已经几乎随着那晚的烟雾而去了。

评论

© K | Powered by LOFTER